兩年了吧,時間那麽快,沒有他的日子她的內心再也平靜無波,一日一日地熬過;時間又那麽慢,午夜夢廻時的失落與寂寥倣彿已深刻於骨血之中,隨著心跳,鈍鈍地痛。

陷入廻憶裡的顧清淺,安靜而落寞。

顧馮兩家屬於最原始意義上的